神農山藥網·男人
所有欄目
拴不住他的心

  在現實生活里總是有一些人不為美色所動容的吧,身為美女卻拴不住他的先,留著這點感慨。

拴不住他的心

  葵花(化名)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穿著打扮也很時尚,是個很有活力的女人。從理論上講,這樣的女人,即使離異了,也應該是很容易再嫁的。但理論歸理論,現實是現實。現實的情形是,很多“條件”甚高的女人,往往容易被“爛男人”纏上而且無力自拔,似乎專為了應驗“紅顏薄命”那個成語。

  戀愛也浪漫

  結婚之前我就聽過這個說法,愛情婚姻不完全是一回事。但直到結婚之后我才切身體會到這一點。

  我和老公洛源(化名)的戀愛其實是很浪漫的。1992年我們在駕校學駕駛時認識。那時候女孩開車的很少,也很神氣,我就吵著要學開車,爸媽很寵我,就由著我了。我報考的是a牌,跟洛源一個班。洛源對我很殷勤,我反正習慣了男孩子獻殷勤,我也沒多往心里去。反倒是我的一個閨中密友玲子(化名)來玩的時候看中了帥氣的洛源,央求我牽線。

  到了“路考”的時候,我們要出長途去宜昌7天,我覺得這是個做紅娘的好時機,我做人一向豪爽義氣,便把玲子帶上,還拍著胸對玲子保證:你就等著好消息吧,這事包在我身上!

  那幾天我們都玩瘋了,除了開車、睡覺的時候是分開的,其他時間我們三人都粘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們三人一起去看電影,我和玲子分坐在洛源的兩邊。我小聲對洛源說,玲子很喜歡他,洛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們去那邊談吧。我就丟下玲子跟著洛源坐到遠一點的地方去了,最后我竟然忘了玲子,跟洛源坐在一起看完了那場電影。

  從宜昌回來后,洛源竟向我表白,他喜歡的是我,而不是玲子。我接受了他的感情。為這,我得罪了玲子,后來好長時間她都不理我。

  婚姻也無奈

  1994年10月,我剛滿20歲就結婚了,第二年8月便生下了女兒。戀愛是甜蜜的,婚姻是很瑣碎的。孩子一出生矛盾就來了。

  那時候,我和洛源都當了公汽司機,工作都很忙,孩子沒人帶,婆婆是教師,本來工作就很忙,休息時間又愛打麻將,自然不能指望她,為了帶孩子,我和洛源只好分早晚班對上,我們夫妻倆就像太陽和月亮一樣總碰不上面。

  我既要上班又要帶孩子還要做飯,這對20歲剛出頭、在娘家做慣了嬌小姐的我來說實在有些勉為其難。

  女兒8個月的時候,我意外懷孕,做了人工流產,我媽媽來看我,給我200元錢,我堅決不要,因為那時我和老公以及公公、婆婆的工資都比較高,一家人的月工資加起來有六七千元,而我媽媽每月只有幾百元。

  沒想到,就為這200元錢,我婆婆跟我鬧起了矛盾,她覺得我應該接下這筆錢交給她。更讓我傷心的是洛源完全站在他媽媽一邊。

  一直別別扭扭地熬到女兒上小學,我終于熬不下去了,帶著女兒從婆家出來,回娘家跟我媽一起住。我和洛源就這樣分居了。我也不再當公汽司機了,跟著親戚一起做工程。

  以為找到新的愛情

  去年8月,我學會了上網聊天。年底,我在網上認識了在武漢做機電設備買賣的漫吹(化名)。他約我見面,出于慎重,我帶著一個女友在武漢關與他見了面。他比我大幾歲,長相還不錯。

  那時年關將近,空氣中到處彌漫著喜慶的氣氛,加上我又快過生日了,我的心情格外的好,所以當他熱情地邀請我們去“滾石”歌廳看表演時,我很高興地答應了。那天晚上玩得很開心,漫吹也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第二天中午,我正在家里做清潔,漫吹突然打電話來,說我的手機沒話費了,他剛剛幫我充了200元值。我想,這真是個慷慨又細心的男人。

  沒過一會,他就開著車來接我出去吃午飯。他給我講了他的家庭,他說他老婆帶著孩子在江蘇老家過,他帶著弟弟在武漢做生意。我認為我對他多少有了些了解。

  那天晚上,他又來電話了,說:“明天我就要趕回家過年了,今晚提前給你過生日。”那天晚上,我帶著一幫好朋友到迪吧,漫吹帶來好大一個生日蛋糕,我們瘋啊鬧啊玩得好開心,蛋糕弄得臉上身上都是,直到迪吧要打烊了我們才盡興地離去。

  他很紳士地一一送走我的朋友,最后送我回家。車開到我家樓下時,我坐在車里和他對望,心里突然涌出一種異樣的感覺,在酒精的驅使下,我在他臉上親吻了一下后才下車。

  第二天,他開車回江蘇了,路途中,我們不停地互發短信,就像熱戀中的情侶。那些天,我們天天保持電話、短信的熱線聯系,有時忙乎到半夜。

  正月十一那天,他終于回到了武漢,我們迫不及待地在凌晨2點見了面,我一趕到他的住處,他便說天很冷讓我到床上去說話,我有些戒備,沒脫衣服,坐在被子里跟他說話聊天,他很規矩,這讓我越來越欣賞他。

  都說熱戀中的女人智商降到最低,看來果真如此。我說出這個感覺,葵花笑而不語,看來是承認了。

  此后我們便天天見面,去看表演,蹦迪,唱歌,終于有一天,我們發生了關系。跟他有了這層關系后,我就向洛源提出了離婚,洛源本來不愿離,但我說我有了別人,他只好同意了,離婚手續很快就辦妥了。

  原來只是黃粱一夢

  離婚之后,我便一心一意跟著漫吹了。3月7日那天,我陪他開車去陜西談生意,總共去了5天。回來的路上,我開著車,他坐在副駕駛位上陪我聊天,一路有說有笑的,很舒心。

  但過了襄樊之后,他突然說起去年在武漢認識的一個溫州女人,他說就在3月8日那天還給她發過短信,那正是我們出門的第二天,我聽了很生氣,不斷地踩油門加速,他不停地央求我減速,我就是不聽,終于在隨州附近的一個彎道處出了事故,失控的小車在馬路上亂沖,最后翻了幾個跟斗翻到路邊的田里了,我被慣性甩出車外,人被壓在車下不能動彈。

  漫吹在車里驚慌地胡亂叫著“寶貝”、“親愛的”,我不能說話,但頭腦還是清醒的,只見他踹破玻璃爬了出來,叫來人把車抬起,把我拉了出來。所有的人都說我命大。

  經過這次大難不死,我們的感情升華了一步,今年4月,我們就租房同居了。這時候他的生意狀況不是很好,除了還有個車在開著,基本上沒什么收入,我的經濟狀況還不錯,我給他買衣服,我負責生活費用,他弟弟跟著他一起在這邊做生意,每天也跟我們一起吃飯,就像一家人。

  他弟弟與他性格很不一樣,是個很厚道的小伙子,有一次,他弟弟對我說:我哥哥不是什么好男人,不值得你這樣對待他,他和任何女人都不會長久的。我雖然也能感覺出漫吹不是那種本分男人,但我以為憑我的個人魅力能收住他的心。

  哪知他弟弟的話沒過多久就應驗了。

  開始,漫吹還能天天回家,到了七八月份,他就有時不回家了,出門時偶爾還找我要錢,我不敢給他太多,每次給個千把塊錢。后來,他的舉止越來越不正常了,經常有個說武漢話的女人打電話來找他催債,我問他是怎么回事,他說是以前的一個情人,催債只是糾纏他的一個借口。

  還有一次,他幾天沒回來,我卻接到他的手機號碼發來的短信,是那個溫州女人發來的,說:“他現在人就在我身邊,你要不要聽我的聲音?”

  8月下旬,我發現自己懷孕了,打電話告訴他,兩天之后,他回來了,但我發現他脖子上有很深的吻痕,我以前送他的玉觀音也不見了,只有根紅繩子空懸著。

  我從來是一個天塌下來都不慌的人,這次是真的受了重創。我讓漫吹離開我,走得越遠越好。

  第二天,我獨自去醫院做了人流手術。當天晚上,我約那個以前多次找漫吹索債的女人出來一起坐坐。兩個被同一個男人所傷的女人交心談心,真相一點點呈現在我面前。

  原來,她確實是漫吹以前的情人,他們交往了8年之久,后來,漫吹跟那個溫州女人勾搭上了,便拋棄了她,溫州女人曾經是她的朋友。漫吹以前確實用過她很多錢。最讓我感到難堪和后怕的是,她說,漫吹還經常找小姐,以前曾將性病傳染給她和那個溫州女人。

  一切真相大白,我感覺我的心就像腹中那個胎兒一樣,被生疼生疼地拽了出來。

  跟那個男人在一起半年,我就像做了一場夢。現在,我只想快點把那個男人忘掉。

  編后語:葵花認識漫吹時,對方已婚,自己也已婚。如果兩人確有感情,雙方各自離婚后,再開始新的生活,倒也無可厚非。可惜,只有葵花一人離了婚。即使葵花與漫吹很高興地同居在一起,也無法改變漫吹一直在已婚狀態這個事實。而且,葵花也一直在忽略這個事實。其實,就連葵花與別人的爭風吃醋,也是那么名不正言不順。就算漫吹沒有移情別戀,始終是一個專一的好情人,他也還有一個老婆存在。和這樣的已婚男人在一起,會是葵花放棄家庭之后,所要追求的幸福生活嗎?面對愛情,選擇愛人,一定要睜大眼睛啊!

你喜歡的

相關閱讀
頻道推薦
戀愛的甜蜜
替代品
有一種愛
這樣的男人
情場
精彩文章
高潮,性生活
性愛的好處
性欲,兩性
性愛技巧,性高潮,私處
自慰,女性自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