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山藥網·健康
所有欄目
以藥補醫,感冒

  近日,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副組長兼國務院醫改辦主任、國家衛計委副主任孫志剛赴國外考察時發現,發達國家藥品費用占衛生總費用的比例在10%左右,而我國平均則占到40%,孫志剛表示,我國壓縮藥品費用的空間還很大。

  長久以來,降低藥占比一直被認為是緩解“看病貴”的重要手段,很多地方主管部門甚至將降低藥占比當做政績進行宣傳。然而,有媒體調查、醫生反映,被當做硬性指標的藥占比在一些醫生執行過程當中卻時常出現“變味兒”的情況。一些“拆東墻補西墻”的做法,非但沒有讓百姓的就醫負擔減輕,看病費用攀升的現象反倒時有發生。有不同聲音因此認為,通過改變藥占比來緩解“看病貴”雖然愿望很好,但實際操作有難度,硬性規定并不合適。

  原本被寄予厚望的降低藥占比,能否真正成為規范醫院醫療行為的利器,需要政策制定者和研究者的警惕。

  ◆正方 可減輕百姓看病經濟負擔

  所謂“藥占比”是指藥品收入占醫院總收入的比例,其計算方法為:藥占比=藥品/(藥品、耗材收入+醫療收入)*100%。

  多年來國家一直強調要調整醫療機構收入結構,降低“藥占比”,提高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通過“一降一升”,逐步變“以藥養醫”為“以技養醫”,切實緩解群眾“看病貴”。

  當下,在“以藥補醫”、“醫藥不分”的格局下,醫院為了獲得更高的利潤,增加自身收入,往往不是給患者開具有療效的價格相對便宜藥,甚至一些醫院、醫生淪為賣藥商人。曾經的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就表示:“藥品加成的政策曾經對保障醫療機構正常的運行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近幾年來,這項政策誘發了醫療機構,特別是個別的醫務人員在醫療活動中開大處方、開貴藥的情況,給患者增加了經濟負擔。”毛群安說,我國的藥費占到整個醫療費用的一半以上,而其他國家藥品費用占的比例一般是在20%上下。“減輕老百姓看病的經濟負擔,一定要在藥品費用問題上下足功夫。”

  近幾年來,政府一直致力于,在取消公立醫院藥品加成、實行藥品零差率銷售改革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動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根據國務院發布的醫改指導意見,今年的100個試點城市藥占比必須下降到30%以下。毫無疑問,政府一系列相關措施倒逼醫院減少不合理用藥現象,減弱醫院對藥品的依賴性,讓醫院用藥回歸合理、理性、科學。嚴格實施藥占比指標控制以后,不少醫療機構制定一系列措施來控制藥品收入比例的增長,包括控制處方單價、藥占比與醫務人員收入掛鉤等,從而使醫療機構向正常的合理用藥方向邁進。

  ◆反方 硬性規定反而可能引起反效應

  降低藥占比的政策并非近期才出現,降低藥占比的呼聲已有多時,但現實來看起色并不大。

  不少醫界人士坦言,降低藥占比在操作層面上漏洞很多可以轉,“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戲碼已經在上演。

  王偉(化名)是北京市一家二級醫院的內科醫生,他所在的醫院被上級主管部門要求將醫院整體藥占比控制在56%以下,由于各個科室性質不同,醫院下達的指標也有所差異。比如內科藥占比不能高于60%,外科要控制在50%以內,口腔科不能高于30%等。在醫院嚴控藥占比并給科室下達了硬指標的情況下,為完成任務,王偉給普通的病毒性感冒患者開出了本不必要的肺部x光檢查單,雖然此類患者,如果沒有什么特殊情況的話,即使不做任何檢查,也不吃什么藥,兩周之內基本上也能痊愈。

  湖南省兒童醫院副院長李愛勤直言:我們已經知道了,藥占比是藥品在總費用中的比例。在它的計算公式中,藥品費用是分子,醫藥總費用是分母。我們一起來設想一下,在總費用不受控的情況下,醫院只需做大“分母”,就可以無端提高總費用來達到降低藥占比的目的。沒有關聯指標的控制,降低藥占比就是一場暗箱中的魔術──看似成功了,其實一切都是假把戲。比如感冒,10元感冒藥解決問題(藥占比為100%),總會比8元藥品費加92元檢查費劃算得多,盡管后者的藥品費降低了,盡管后者的藥占比只有8%。

  用藥治病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用什么藥用多少藥應該由醫生根據患者病情來決定,廣東藥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周昭遠談到,主管部門要嚴格監管的是用藥是否合理有效,而不是簡單規定不能用多少比例的藥,超過比例就批評甚至處罰,這種簡單的管理方法導致醫療費用不但不減少反而會節節高升。

  ◆記者點評 緩解看病貴不只降低藥占比一條路

  10%左右與40%的差距不僅僅是30%,簡單規定藥費占總醫療費的比例多少并不能達到控制總醫療費用的目的,甚至可能帶來不必要的檢查和手術,反而損害病人的利益。

  事實上,每個醫院都有自己的臨床方向,“方向”不同,治療的手法不一樣,藥品的占比也就不一樣。比如,綜合醫院和專科醫院不一樣,專科醫院與專科醫院之間也不一樣,內科比外科的藥物就一定用得多。在同一家醫院,藥物治療的科室越多,其藥占比一定很高。

  緩解看病貴,需要把控的環節很多,單純依靠降低藥占比這一招難見其效。減少抗生素的使用,控制輔助用藥的份額,實現精準用藥還需要諸多工作要做。從宏觀層面上來看,必須對門診病人和住院病人的次均費用進行控制,或有效地降低藥品的采購價格。只有對單病種前置了次均費用的指標,降低藥占比才會體現它應有的價值與意義。


你喜歡的

相關閱讀
深圳擬
破除
以藥補醫
以藥補醫
以藥補醫
頻道推薦
高劑量攝入維D對機體健康有益
遠程醫療或導致抗生素濫用
高劑量攝入維生素D真的好嗎
京東回應員工自殺,抑郁癥再奪人命
中國18例超級真菌
精彩文章
避孕套,避孕藥
性功能,藥物與性
性頻率,性愛公式
性愛,陰道出血的原因,子宮疾病
性愛技巧,性高潮,私處
|